Revolutionary Road

你闻讯而来 我大喜过望

0%

我是个很爱说话的人,在与人说话之后,也会有一些自己的分辨,哪些人我觉得是有趣的,哪些人我觉得是无趣的。我当然喜爱和有趣的人聊天,正如人们都喜欢欣赏漂亮的人一样。通常来讲,“漂亮”的标准是相对统一的,但好像对“有趣”却很难定下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