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olutionary Road

你闻讯而来 我大喜过望

0%

《射雕英雄传》- 四张机,鸳鸯织就欲双飞

这是我第一次完完整整地一口气读完《射雕》,想要讨论的主要有两个问题:其一是情为何物,其二是为何学武。


第一个问题要从一首小词说起:“四张机,鸳鸯织就欲双飞。可怜未老头先白,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”

当年周伯通与瑛姑情定大理,信物上绣着这精巧的情诗。时光流转,老顽童被困桃花岛十五年,在被蛇咬的昏迷之际仍喃喃念起这首词来。连周伯通这般豁达洒脱如孩童般的人尚不能摆脱一个情字,更不消说他人。东邪黄药师对爱女百般宠爱,也是源自对早逝的妻子阿衡的浓情。南帝段智兴对瑛姑也是一往情深,并终因这段恩怨弃帝位而遁世隐居。

再看小辈们,也多困于这个情字。其一,黑风双煞原是桃花岛上的弟子,双双跌落情网之后,害怕黄药师的惩罚,逃出岛外,从此开始了一段不归路。其二,杨康与欧阳锋在桃花岛对江南五怪痛下杀手,意欲嫁祸于黄药师,不想被妙手空空的二师父朱聪偷得的一只绣花鞋。试想如果杨康只是一味玩弄穆念慈的感情,何必将此信物随身携带。其三,欧阳克明知自己是被黄蓉用计压在巨石之下,但并不透露给欧阳锋,免得老毒物会对黄蓉不利。黄蓉心里也知,欧阳克对她确实是痴心一片。最后,更不消说郭靖黄蓉这条小说里最重要的感情线了。

在蒙古草原之上,郭靖领兵出征,黄蓉躲藏在阵中,她何尝不是对郭靖万般想念呢。两首小词足可见蓉儿的情深义重:
“七张机,春蚕吐尽一生丝,莫教容易裁罗绮。无端剪破,仙鸾彩凤,分作两边衣。”
“九张机,双飞双叶又双枝。薄情自古多离别。从头到底,将心萦系,穿过一条丝。”

而即便郭黄两人都明白彼此的心意,这段感情仍然是充满了痛苦:先是郭靖和成吉思汗的金刀驸马的约定,再是郭靖和黄药师的杀害师门的误会。蓉儿在这段感情中受尽折磨,终于得以对感情参悟一二:“从前爹爹教我念了许多词,都是甚么愁啦、恨啦。我只道他念着我那去世了的妈妈,因此尽爱念这些话。今日才知在这世上,欢喜快活原只一忽儿时光,愁苦烦恼才当真是一辈子的事。”

当然也正因为这些误会才有了如此精彩纷呈的故事。正如在桃花岛上,周伯通而郭靖的对话:

郭靖插口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事,不是故事。”周伯通道:“那有甚么分别?只要好听就是了。有的人的一生一世便是吃饭、拉屎、睡觉,若是把他生平一件件鸡毛蒜皮的真事都说给我听,老顽童闷也给他闷死了。”

人的一生一世,平平淡淡的都是一些小事,那些有趣的好玩儿的,却尽是些磨难困苦。所以黄蓉对郭靖说:“傻哥哥,咱们此刻在一起多些希奇古怪的经历,日后分开了,便多有点事情回想,岂不是好?” 如果最终的结局都是要分别,那么这些共患难的经历就是最宝贵的回忆了。


至于第二个问题,还是要从郭靖和老顽童在桃花岛上的对话谈起。当日周伯通与郭靖讲起《九阴真经》的缘起,书里写道:“郭靖听到这里,叹了口气,觉得讲到练武,到后来总是不免要杀人,隐隐觉得这黄裳倘若不练武功,多半便没这样的惨事。” 所以,郭靖从一开始便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学武,小时候是师父江南七怪要他学武,然后是丹阳子马钰传授的内功心法,而后是蓉儿要七公教的降龙十八掌,再是周伯通教的空明拳和九阴真经。所有的这些都是郭靖被动学习的,从未想明白自己为何要学武。

这个问题对于周伯通来说就简单很多,单纯就为了好玩儿:“钻研武功自有无穷乐趣,一个人生在世上,若不钻研武功,又有甚么更有趣的事好干?天下玩意儿虽多,可是玩得久了,终究没味。只有武功,才越玩越有趣。” 这都是因为周伯通天真的老顽童本性。

但对于性情纯良的郭靖而言,武功所及之处的打打杀杀却让他十分怀疑。最不能接受的是,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虽然攻城拔寨,如履平地,但大军所及之处,竟是生灵涂炭。这些见闻甚至让郭靖萌生了忘掉自己的武功的想法。在小说末尾处,郭靖自大漠北归,恰逢长春子丘处机,便将这些疑虑抛了出来。丘处机引了重阳真人的话来教导郭靖:“华山论剑,我师重阳真人独魁群雄,夺得真经。他老人家本拟将之毁去,但后来说道:‘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是福是祸,端在人之为用。’终于将这部经书保全了下来。天下的文才武略、坚兵利器,无一不能造福于人,亦无一不能为祸于世。你只要一心为善,武功愈强愈好,何必将之忘却?”

丘处机还谈及当世武功最强的四人,东邪性格乖戾,西毒作恶多端,南帝隐居一方,只有北丐洪七公行侠仗义,扶危济困,为当时豪杰所钦佩。四人武功极高,但各自的结局却截然不同,足可见武功无法决定他们成为什么样的人,是他们的选择决定了人生路径。

随后华山论剑之时,裘千仞对武功高强的众人发问道,谁生平没有杀人,谁能问心无愧。在场的各位高手都哑口无言。此时洪七公飞身而出,坦然说道,他生平所杀的二百三十一人,非奸即恶,从未错杀一人。这也正呼应了丘处机所说的七公行侠仗义的一生。

作为读者,在读小说之时,也确实对七公这个角色十分喜爱。即便他在蛇船上被欧阳锋使诈所伤,也不愿在明霞岛上有机会时背后伤人报复。更不消说,他因为贪吃误了救人大事,就砍去自己的大拇指这样的气魄。七公早已不纠结于个人的恩恩怨怨和武功高低,心中放的是侠肝义胆和浩然正气,我想这也是金庸的江湖之上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精神。


所以小说中对这两个问题都给出了答案,但人生在世,不如意事常八九,谁也逃脱不过。

郭靖告诉黄蓉想要忘记自己的武功,黄蓉回答道道:“唉,忘了也好。咱俩武功越练越强,心中却越来越不快活,反不如小时候甚么也不会,倒是没牵没挂,无忧无虑。” 金庸先生随即在小说里补充说:“她哪想到一个人年纪大了,总有许多烦恼,有许多愁苦,与武功高低,殊不相干。”

人生大抵就是这样,感情也好,武功也好,都是路上的风景,夹着愁苦,带着烦恼,自然也会有欢乐。一路上的种种经历,能够让我们觉得不枉此生便好。


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 于杭州
倪嘉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