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olutionary Road

你闻讯而来 我大喜过望

0%

【王小波系列】总有些人会渴望有趣

我是个很爱说话的人,在与人说话之后,也会有一些自己的分辨,哪些人我觉得是有趣的,哪些人我觉得是无趣的。我当然喜爱和有趣的人聊天,正如人们都喜欢欣赏漂亮的人一样。通常来讲,“漂亮”的标准是相对统一的,但好像对“有趣”却很难定下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。

王小波在杂文里说,所有人都到达过一个路口,并且在这个路口发问,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。随后有些人去开创了有趣的事业,有些人去开创了无趣的事业。在我看来,王小波的这个标尺有两层判断:第一层,他会不会对生活的无趣产生质疑;第二层,在发现了生活的无趣之后,还有没有勇气去做一番斗争,去维护自己的乐趣和爱好。当一个人达到了这两层的标准以后,其实有趣并不是他的直接收获,而是拥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,而恰恰是这样的特点让这个人变得有趣了。也就是罗素所说的,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。

反言之,“趋同”便是最大的无趣。昨天我看完一期综艺节目后感触颇深,高晓松在其中讨论自己为何离开了一个两千万人的大城市。他感觉到在这个城市中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,而越来越接近大城市制定的规则。我的感受亦诚然如此。我住在一个大家称之为“新一线”的城市中,而且它可能是全中国最有互联网基因的一个城市。我可以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同质化。早上起来看一看新闻就可以知道,今天在办公室里大家会讨论什么样的热点,大家说着相同的互联网俚语,听着相同的抖音神曲,一起玩儿最流行的手游。这就是大城市的生活,人与人之间的分别越来越小。如果我找一个人说话,可是发现言语间都是他从头条新闻上摘下来的观点,那么这样的聊天就是多费唇舌,因为此人丧失了自己的参差多态而变得寡淡无趣。

但我想,这些都不是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的理由,也不是我会变得无趣的理由。大城市仍然是包容的,仍然是精彩的,仍然充满了未知。在《哈利波特与密室》的结尾,小哈利问邓布利多校长,自己与伏地魔是如此的相似,是不是就应该被分去斯莱特林学院。邓布利多校长告诉他,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的,不是我们拥有的能力,而是我们的决定。同样,城市的规则也无法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,所有的选择仍然在我们的手中。我们仍然可以将那些,被头条和抖音所剥夺的时间,用作去坚持自己的爱好和梦想。

我想,我之所幸便是读到了王小波,此人是我对无趣的最后的解毒剂。


注:此文有感于《有关“给点气氛”》,是《我的精神家园》这本集子里的一篇文章。


2018.12.09 于金华
倪嘉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