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olutionary Road

你闻讯而来 我大喜过望

0%

我取到这个专家号的时候是下午两点,从机器里吐出纸条上写着15号。我盯着屏幕上的序号,才到4号呢。所幸屋子里的空调宛若现世的门神,把炎热的盛夏拒之门外,让等待在焦急中的人们还能享受一丝凉快。

Read more »

我上学的时候几乎很少坐公交车,父亲总会抽出时间来送我。于是父亲成了我的专车司机,父亲的副驾驶座成了我的私人专座。母亲总说父亲对我的偏爱太过明显,无论我去哪儿,总是能抽出时间接送,但对她却常常没时间。

Read more »

舞台上司仪说:“请问新郎,您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为妻,无论今后疾病健康、贫穷富贵,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?”
新郎高喊着回答说: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
就在这一刻,我确实被此情此景所打动。台上的这位新郎是我高中同宿舍的室友,一直以来,他所展现的形象都是玩世不恭。我相信他一定明白这句誓言的背后承载的责任,仿佛一刹那间,一个嬉皮笑脸男孩子就成为了一个身兼重担的男人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