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立夏

五月的匹兹堡一点初夏尊严都没有,气温还停留个位数。前些天总结自己平生的爱好,晒太阳排在第一位,不务正业排在第二位。这个温度下,晒太阳都还不那么舒服,风吹来凉飕飕的。匹兹堡是个没有春天的城市。


听一个播客,主播说她就这么点儿出息,就喜欢文章写得好,字写得好的男生。听到这里,我真是哭笑不得。我觉得自己喜欢写写字,也喜欢写写文章,但是在这两件事情上都还是很幼稚。

昨天听的一期《单读》里,许知远说,微信可能是二十一世纪最邪恶的发明之一。哈哈,有一些道理。微信的朋友圈并不是第一个发明时间线的社交应用,不过现在,是朋友圈把时间线这件事情发扬光大的。一条时间线,串起了我们零碎的生活,大家把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都在朋友圈晒出来,消磨了自己的碎片时间,也填充了别人的碎片时间。相应的,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去写一篇完整的文章。这里,我说的是生活中的普罗大众,不是以写作为生的职业写作者。既然我说自己是喜欢写文章的,那现在,我至少要弄清楚,我为什么要写文章,我要写什么样的文章。

在开始写这一系列节气札记的时候,我的初衷是记录自己的美国的生活。回头看,前几篇还有一些随笔散文的影子,中间掺杂着一些回忆。到最近节气札记已经成了我情绪的发泄场,我想,这不是一个好现象。初中的时候,语文老师说那时我们的文章有一个通病,叫做“无病呻吟”。我最近的这些情绪的发泄应该也属于“无病呻吟”的一种。记得有个同学说,我的博客里都是抱怨。

不应该这样,我不希望自己的文章里都是抱怨,言之无物的抱怨。

我慢慢发现,发朋友圈的人在减少,发朋友圈的频率在降低,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一个例子。相信大家也都能感受到,利用碎片时间,也许并没有许多人吹嘘的那么重要,那么高效。我还是愿意发朋友圈的,虽然自己发的状态常常有些格格不入。因为发的少,所以现在对发状态的内容有更多的掌控力。在这个时代,朋友圈俨然已经成为展示自己的第一个窗口,还是值得动心思去展现一个更真实的自我的(此处是更真实,而不是更精彩)。

写文章则是更加需要掌控力的一件事情,毕竟拼凑一个句子容易,拼凑一篇文章便不容易了。之前的情绪发泄大概就是拼凑文章的一种方式吧,这确实是一种偷懒的行为。

许愿,之后,好好写字,好好写文章。


2017/05/10
倪嘉铭
于匹兹堡


注脚:
月初的时候买了回国的机票,归期已定,对这个城市毫无怀念。考完最后一场试,做完最后一场报告,对这个学校毫无怀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