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春分——嘿,抬头

明天是清明,现在我来赶春分。


前一段时间,我偶然在朋友圈分享了贰佰的一首歌《嘿,抬头》,一位在重庆大学认识的学姐留言说,如果我以后去太原,她可以带我去找这个贰佰玩儿。

歌词里说:

他热爱现在这样的生活
不会在碌碌无为中度过
愿我在四十岁的年纪
也能像他一样牛逼

他不会像大部分的男人一样过着平庸的生活
在每个灿烂的星空下
他总说
嘿,抬头!

上周贰佰出了一张专辑就叫《嘿,抬头》,学姐把这张专辑私信给我,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微信里私聊。当时,我正好在瞎想。

——我没头没脑地说,“学姐啊,我是真的喜欢这首歌。但是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平庸的生活,什么是不平庸的生活。”
——“你很不平庸了,只是你又爬上了一个山头,看到了另一座高峰。”
——我又说:“我觉得听这些民谣的人,就经常自我反思,就比如说我,但是经常又反思不出一个头绪来。”
——“想不通就先放放,过几年你自己成长了或者境遇不同了,会发现你现在困扰的问题,已经不需要解决了。现在只要做好眼前的事情就好了。”

最近我开始刷题,这是一件我一度十分厌恶的事情,我觉得那是为了找工作的题海战术。现在我看到了另外一面,刷题也是提高代码量的一种很好的方式,打好基本功也很重要。果然,我一直都是一个偏激的人。但我也并不惋惜在偏激中流走的光阴。道理是听不来的,只能去感受,我只能在时间里去感受它,然后再做出下一步的决定。


最近开始让自己在图书馆里面待得更久一些。那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阿普尔说,那家叫做槟城的中餐馆的老板娘给我们楼的几个同学送来了鸡汤。我想着当天要刷的题还没写完,坚定地拒绝了鸡汤的诱惑。

到晚上十二点,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囧囧发来微信说,鸡汤放在他的家里,我回家的时候可以到他家里喝。正好那时候肚子开始饿了,心中大喜。

一个大锅的鸡汤是两只乌骨鸡炖出来的,里面洒满了枸杞,似乎大家也没吃多少鸡肉。虽然鸡汤有些冷了,但心中已是十分感动。

只是,转眼就快毕业了。


2017/04/03
倪嘉铭
于匹兹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