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小满——时间的长度

小满,含义为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,也是开始进入炎热盛夏的标志。

这应该是我在匹兹堡的最后一篇节气札记。即将告别这座城市,我想写写时间。


今天是学校的毕业典礼,仪式感总是让我们激动。台上的演讲调动着我们的情绪,而其实,让我们感动的是过去的点点滴滴,我们的回忆在这样的时刻被一同勾起,大家一起沉浸在过往的美好的记忆之中,终于,我们都被感动了。仪式感,并不是仅仅是产生于毕业典礼这样的时刻,更多的是源自过去的这段时间,它从我们身上经过,并且留下痕迹。

研究生的两年一晃而过。一路上走来,大家匆匆忙忙,终于能在毕业的时刻稍作停留,而在此之后又将继续踏上奔忙的旅程。临别之时,时间的作用自然地体现出来,你最想和谁道一声珍重,你最想在何处再耗上半天的光阴?时间给你的答案无法掩饰,也无法控制。

我想要好好练字,在网上找到田蕴章老师的讲座,田老师用一个小故事来讲述书法与投入时间的关系:

有个学生很惆怅地和我说:“这个字我怎么老写都写不好。”
我告诉他:“这个话就不对了,你要是老写,就一定能写好。”
我问学生,“这个字你写了几遍?”
学生说,“一百多遍。”
我告诉学生:“一百遍写不好,你就写一千遍,一千遍写不好,就写两千遍。这些笔画,我也是写了很多年才能写出一点样子。”

事物总是有时间这个属性的,通常来说注入了时间和心血的事物总是更加的珍贵和美好。


2017/05/21
倪嘉铭
于匹兹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