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婚礼纪

舞台上司仪说:“请问新郎,您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为妻,无论今后疾病健康、贫穷富贵,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?”
新郎高喊着回答说: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
就在这一刻,我确实被此情此景所打动。台上的这位新郎是我高中同宿舍的室友,一直以来,他所展现的形象都是玩世不恭。我相信他一定明白这句誓言的背后承载的责任,仿佛一刹那间,一个嬉皮笑脸男孩子就成为了一个身兼重担的男人。


她许你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 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

一位年纪略长的朋友谈起感情和婚姻:“年轻的时候的感情还会谈个三五年,到了这个年纪,一年半年的感情就已经很长了,大家都差不多就结婚了。”

刘若英的歌里说:

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
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
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
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
她许你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
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

那些三年五载的感情都不是柴米油盐的生活,而是轰轰烈烈的青春。在这些青春的记忆碎片里,也一定有夜半无人私语时的海枯石烂,此情不渝。但这些短暂的情话最终都会被时间封存,多年后聊起来,可能是遗憾,也可能是可笑。

最近参加的两场婚礼中,新娘都是奉子成婚。朋友说,现在都是都是这样。怀孕似乎成为了婚姻大殿门口,最高效的皮条客。于是婚姻看似没有那么复杂。母亲说,哪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,哪有这么多爱到死去活来,那些都是小说电影里的剧情。

就连这句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”,这些年来也越来越少被人提起。

是谁的婚礼?

两场婚礼的准备我都认为略显仓促,不知道是不是奉子成婚造成的时间紧急。但其实我从小到大参加的婚礼在流程上都大同小异,区别就是在酒店的排场上和酒水的价值上。在我眼中,所谓的婚庆公司,套路有余,真诚不足。我实在不明白,为何要请一个和新郎新娘素不相识的司仪,成为这场婚礼站在舞台上讲话最多的人。而这场婚礼真正的主角,新郎与新娘,在舞台上的时间至多不过十分钟,许下誓言,彼此交换戒指。而这十分钟也是我在整场婚礼中所有的感动。随后新郎新娘就开始在每一桌酒席间敬酒,舞台上的司仪开始与大家互动,玩小游戏,分发奖品,而这些游戏可以出现在其他任何一个聚会场合:公司年会,同学会,校友会,联欢会。而直到我同学的婚礼结束,我竟记不得新娘的名字。

我认为婚礼的本质其实很简单:在家人好友的见证下,一对幸福的新人彼此许下诺言,并把这份喜悦分享给大家,同时也接受大家的祝福。

作为新郎的朋友,我希望这知道他是如何遇见这个他心爱的女孩子,他们如何相爱相知,他们享受过如何的浪漫,他们经历过如何的考验,他们此刻的心情是怎样,他们对未来的期许又是怎样。没有了这些,我心中所有的祝福甚至都无从措辞,无处安放。

当时在酒席中,我就想象,在我的婚礼上,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司仪,那一定是我自己啊。我一定把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都分享给到场的所有亲朋好友。当然我也愿意把话筒分享给大家,听听大家对我们的祝福,听听大家的感受。随后我自然也马上冷静了一下,单身狗不要胡思乱想。


我喜欢小米的宣传语

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

感情上,亦然。


2019/06/02
倪嘉铭 于金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