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此心安处

我最先能想到的,能令自己开心的事儿大概有两件,其一是晴空下阳光明媚,其二是与朋友谈笑风生。冬天的杭州步入了雨季,也就意味着我丢失了第一个快乐的理由。而且相较夏天的“梅子黄时雨”,冬雨还少了一个美丽的名字。祸不单行,我在寒冬里丢失了工作,早上起床后丢失了那条固定的出行路线,只能独自在家中听雨,所以我也丢失了第二个快乐的理由。

之前看到一句话说,现在的年轻人有个问题就是不会独处。想来确实如此,在习惯了上班的固定作息之后,突然间,从日升到日落,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由自己支配,仿佛一个穷孩子突然买彩票中了一大笔钱一样,此时其实只有不知所措了。

后来朋友推荐了一家咖啡店,让我在这段无处安放的日子里有个去处。第一次去,我挑了二楼的窗边的一个位置,向窗外望出去是一排梧桐树的树顶,马路的那边,一条铺满梧桐树落叶的斜坡。树叶因为浸润了雨水,变成了暗黄色,杂乱地贴在地面上,打伞的行人踩在上面也没有那种蓬松的质感了吧。

前几日我陷入了一种连锁焦虑的情绪之中。在面试之前,担心自己没有准备好面试;面试之后,担心会不会通过;面试通过了,又担心薪酬没达到预期。这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无限期的烦恼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但细细想来,生活很像过马路,路上的行车络绎不绝,踏出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躲避。但如果意识到生活原本就是一地鸡毛,那么焦虑只能是雪上加霜了,不如就顺其自然吧。

近来的另一个感悟就是仍然要多读书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并不是没来由的。我看高晓松的一档节目,被他的两段话所打动。

其一,一位清华学子向高晓松询问未来的人生规划和前景,高晓松直言对此十分失望。他说,名校乃镇国重器,名校培养学生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,而非如职校一般为了让毕业生找到一份工作。

其二,当主持人问起,如果人能隐身,大家会做什么。在场的人有的说要跟踪女儿,也有人说想看看高晓松的腰围。高晓松却淡淡地说道,如果他能够隐身,他就要杀人,杀的是奸夫淫妇贪官污吏。此言一出,高下立判。

从这两段话里,我可以看到,饱读诗书是可以打开一个人的格局的,至少不再受限于个人的蝇头小利。再回头看自己,当我这个时间上的穷人突然中奖般拿到了大把大把的时间之时,也应该不再受困于囚笼般的工作作息,也应该不再为生活中的种种琐碎而虚度光阴。其实停下来的时间,才是最宝贵的呀,我们终于有空反思在之前这段生命里的得失,有空整理所见所闻,有空调整接下来的航向。

杭州的冬天尚未到刺骨严寒的时候,此刻坐在咖啡厅里,自己的郁结被一点点打开,窗台上开着一盏暖色的小灯,窗外的雨似乎也变得可爱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