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一路逆风

白鸽困在摩天的大厦
长出了妖精的尾巴

自由而浪漫的白鸽被囚禁在摩天大厦之中,终于长出了妖精的尾巴,黑暗而邪恶。

最近理解了许多事情。

曾经并不理解为什么有些女孩子会爱上一些比自己大许多的男人。现在明白了,那种积累在阅历上的洞明实在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而阅历是一件不能超车的事情,必须经过时间的路口。相较之下,同龄男生的稚嫩则显得浅薄了许多。现如今的我甚至也会如此,更喜欢与年长的人聊天,他们眼界宽阔,心胸豁达,从他们的身上我能学到那些在同龄人身上找不到的气质。


no boby said it was easy
no one ever tell it would be this hard

这两句歌词是来着 Coldplay 的 “The Scientist” ,我对这首歌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喜欢,觉得累的时候就找出来听一听。想想过去的半年里,每个项目都有不同的困难。记不得多少个晚上比保安大叔下班还晚,总是让我想起15年在阿德莱德上 cloud computing 的时光。

每次卢威来约我玩儿,我总说在加班,其实有时候也并非在加班,只是实在是太累了,宅在家里罢了。卢威确实是蛮温暖的人,虽然已是极少碰面,却仍然会常在微信上找我寒暄,一次次不厌其烦地约我出去玩儿。总觉得他烦恼很少,过得很快乐。


在走出学校之前,其实从未真正懂得象牙塔三个字所以涵盖的封闭性,而现在终于有些一些新的感触。

曾经在学校里的许多想法在我真正上班以后,都被一一推翻了。老杨说,这是好事,这样他再也不用以对待在校生的方式来和我沟通。我曾经以为我喜欢陶渊明那样田园牧歌式的生活,现在发现并不然,我仍然如那些最传统的士大夫一样,除了“修身”之外,还有更多立身处世的渴望。用更朴素的话来说,也就是仍然带着一颗出人头地的心,奔走在这片熙来攘往的土地上。

(没话写了,今天就写到这里吧)


2018/02/25
倪嘉铭
杭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