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体III-死神永生》- 不自由毋宁死

人们把生存看得太重,以至于忘记了曾经我们用了多少的死亡来换取自由。


昨晚看完《三体·死神永生》,也许是大刘的科幻想象太过精彩,以至于忽视了其中的人文寓意。今天早上翻开熊培云的《重新发现社会》,才恍然想起《死神永生》中的人文精神是多么的熠熠生辉。

在太阳系跌落二维之后,程心遇到了关一帆,关一帆对程心说:“爱是没错的,一个人不可能毁灭一个世界,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了,那是所有人,包括活着的和逝去的,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

整个人类文明共同做出了选择程心作为执剑人的决定,而毫无疑问,程心一以贯之坚持了人们当初选择了她的理由。维德对程心说:“失去人性,失去很多;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。” 而程心坚持的恰恰是人性的部分,而这也恰恰是当初人们选择程心的理由。

“青铜时代”号证明了人们飞向太空之后形成“极权”,只需要五分钟。而最终整条飞船上的人接受了人类的审判。“青铜时代”号从人类文明的希望转而成为反人类的象征,写尽了人类在生存问题和人文精神中间的挣扎。而程心一直都坚守着人类当初的选择,坚守着人类的自由和爱。

即便程心给了维德35年的时间能够造出足够多的曲率飞船,相信停留在一个“黑域”中的人类也是痛苦的吧,毕竟让人如痴如醉的是梵高的“星空”呀。

而当整个三维宇宙注定都会向二维跌落,那么人类选择的姿势一定是自由和爱。还记得那声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的呐喊吗?宇宙自有宇宙的法则,人类自有人类的光辉。


倪嘉铭
2019年5月18日 于杭州